2017・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2017/08/08 (Tue) 【F/GO】MAIN ACTRESS


20170801_2017080900484924f.jpg

衍生:F/GO
角色:瑪修、Master、阿爾托莉亞(槍)
備註:CWT46無料公開,以下內容包含終局特異點後的劇情
摘要:她們的夢裡有海也有草原,並且都洋溢著輕甜的花香。








黑暗不是真正的黑暗,按照安全規定,警示著出口的標示在門邊微弱地發亮。房間裡有瑪修和立香,發電設施一切正常,但是沒有人打算點亮燈。女孩子們躺在床上,在無聲裡看著對方,習慣了黑暗後慢慢看得見一些輪廓。

 
立香問她睡了嗎?瑪修搖頭,接著提醒她,前輩明天還要早起、前往下一個特異點吧,請早點休息。對方沒有回應她,只是伸手去摸瑪修像是幼兒一樣光滑平整的臉,然後是她的嘴唇,那裡溫且柔軟,她睡衣上的洗衣劑是小巧花朵的香味,在羅馬、俄刻阿諾斯、倫敦或是烏魯克……都有同樣的氣息,以堅韌和憐愛的方式生存。
 
「沒關係……總覺得很久沒看到瑪修,很久沒有像這樣跟你說話。」
 
立香繼續說著,並開始講起上一次的特異點,一切都是為了讓瑪修安心。她將有趣的情節誇大,省略戰鬥的血腥和危險,說著沒有瑪修參與的特異點裡的人事物。故事裡牽涉的人物很多,他們大多數都是其他故事裡的角色,對瑪修而言只有立香是屬於她、屬於這個年代的主角。
 
密閉的房間看不到早晨讓白雪變得刺目的陽光,聽不見半夜落下和肆虐的風雪聲,聞不到早餐的咖啡香,工作和作息的分配只能依賴時鐘上的時間,但也因此不會被其他東西打擾。身旁的立香仰躺著,將手臂放在肚子和枕頭上,連鼻息和鼾聲都很小,她的故事只說到一半。瑪修傾身去聽,確定對方還在她耳邊呼吸,她輕輕把手放在立香柔軟的腹部,再來是胸口,然後她等待,直到那些部位很緩很沉地起伏。之後她找了一個能聽見立香心跳和呼吸的位置,慢慢把自己擠進去,另一個人的聲音和體溫令她安心,自從不能再跟立香一起戰鬥之後就消失的溫暖睡意席捲而上。
 
立香囈語著瑪修快點睡吧……你最近看起來很累……她翻了個身後將手臂放在瑪修的腰間,她們的夢裡有海也有草原,並且都洋溢著輕甜的花香。
 
 
 
1.
最初的管制室曾經警備嚴密,核心的靈子轉移技術不容許太多閒雜人士的雙眼窺視,但在那場爆炸造成慘烈的傷亡後,連見習生都算進去仍然填不滿管制室的空缺。直到人理燒卻的危機解除,李奧納多以潦草的字體在紙卡寫下「立香」和「瑪修」,黏在兩個並排的座位上,整個管制室的空間終於開始有點充實感。
 
這次的任務時間定在清晨,介於兩輪值班的中間時段。轉移成功後的管制室已經沒剩下多少工作人員,人潮都流向了廚房。
 
準備離開的李奧納多在門口大聲地自言自語,「辛苦各位啦!天才也是需要休息的,更別說是你們這些普通人。」
 
她眼睛盯著瑪修的背影,嘴上催促幾名職員將資料存檔、交接,又在門外和幾名下一輪的值班人員聊了一會兒八卦,討論外界對迦勒底的質疑和干涉。和他們道別後李奧納多探頭進管制室張望,不屬於任何班表編制的瑪修依然留在她的座位,盯著螢幕裡的立香和那些毫無異常,安全而無聊的數值,好像這樣便可以保證他們的平安。
 


每個從者在迦勒底總能找到合適的地方安身,無論是有特定用途的空間、能發揮所長的工作,都在這裡張開雙手,大方慷慨地迎接他們。廚房裡的溫度比外頭高上一點,從者和職員的身影交錯在堆放了各式各樣食材的空間裡。李奧納多端著餐盤和每個人打招呼,在人群和從者中繞行,她向來欣賞美食,樂於享受,還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摸走尚未端上桌的菜餚。
 
很快地她的盤子裡就堆滿從各個地方收集來的新鮮食物,冒著蒸氣的麵包夾進肉和蔬菜、用精細計算秒數的熱水滾過的咖啡,還未去掉果皮的蘋果,從蒂頭散發的香味告訴她,切開之後能品嚐到結成蜜的果肉。
 
更多人湧進餐廳,已經用餐完的人收拾了自己的餐具,她在走道攔下莫德雷德,她正一邊啃蘋果一邊用平板電腦看漫畫。有些人向她們投以好奇的目光,聽她們說話,李奧納多並不介意有誰聽見他們交談,事實上她希望參與的人可以越多越好。
 
 
 
2.
咖啡出自愛德蒙的手藝,瑪修嚐得出他的品味,和加班或野外露宿時簡易烹煮的三合一咖啡完全不同,有著焦香和果香。三明治夾了新鮮的蔬菜和帶著油花的肉片,灑上一點胡椒,咬下後滿嘴都是乾燥的辛香。她舔掉手指上的麵包屑,以免把桌面弄髒,餐盤裡還剩下另一半的三明治。
 
「再吃一個吧!」莫德雷德催促她,見到瑪修因為吃得太快被嗆了一下的樣子讓她面露微笑。
 
管制室只留下必要的人員,非緊急情況下的氣氛十分輕鬆,職員們進行個人例行的作業,注意力巧妙地遊移在螢幕和同事之間。穿著輕便的莫德雷德盤起一隻腿坐在瑪修身旁,盯著她把盤子裡的東西全部吃光。她原本婉拒了那些餐點,但在莫德雷得的視線逼迫下,還是勉強自己一口一口地嚼,食物一入口後便點燃了食欲,最後瑪修連咖啡都喝得見底。
 
「嘿,你上一次好好地吃飯睡覺是什麼時候了?」莫德雷德仔細打量瑪修的臉,在她眼睛下方的細緻皮膚堆滿暗淡的青色。
 
「我沒有忽略健康管理,每天都是準時……」
「準時躺上床,但睜著眼睛到清晨對吧?」
 
瑪修縮起身體,支支吾吾地解釋只是有點失眠,想躲開對方的觀察,然而莫德雷德還是猜中了全貌。她哼了一聲,用拳頭捶瑪修的肩膀,撞擊的力道讓瑪修和滾輪椅一起往後退了幾公分。
 
「你需要的是──來打一場吧。」莫德雷德舉起剛成形的劍指著她,起身的時候已經換上了鎧甲。
 
 
 
3.
夏季的海濱有鬆軟的沙灘和冰涼的海,做為休憩場所十分適合,但除此之外,瑪修實在想不透是什麼原因讓許多人擠到這個荒島上,只為看她和莫德雷德持劍互相攻擊對方。
 
早些時候她們都還在迦勒底,瑪修被迫空著手,在走廊上迎戰丟開劍的莫德雷德。她們造成的騷動吸引了一些注意力,好事的人慢慢聚集起來。莫德雷德並不理會瑪修的勸阻,執意要她放手攻擊。
 
「莫德雷德小姐!!」瑪修一邊閃躲,一邊反覆解釋她現在無法使用加拉哈德的力量。
 
最後是慣用聖槍的王出手制止,她穿著例落的淺色便裝,稱呼她們莫德雷德爵士和瑪修小姐。
 
瑪修匆忙停下,莫德雷德則立刻站定,向阿爾托莉亞行禮致敬。她腦中一片混亂,無法決定該用現代的禮儀還是像莫德雷德那樣的古樸方式。
 
聖槍的王和「瑪修」並沒有太多因緣交集,但每位叫作阿爾托莉亞的英靈都將她視為重要的人對待。聖都的回憶並沒有這麼容易忘卻,現在的迦勒底依然駐有幾位在那個特異點結識的英靈,然而他們都不是與瑪修熟識的對象。比如她能客觀審視蘭斯洛特的言行,卻辦不到與他和諧相處,騎士們之間的緊密關係似乎不存在於她的記憶和血脈裡。最後瑪修挺起胸面向她,只是態度謹慎地對她說您好。
 
「有人告訴我,這裡正在發生有趣的事呢。」王平視著她們,語氣不像在聖都時的冰冷,「說到打架鬧事的話,圓桌騎士們絕不會在這種熱鬧的場合缺席。」
 
她示意瑪修跟上,踏著穩健的步伐走在前頭,沒有邀請也沒有拒絕其他人隨著她們移動。
 


再次睜開眼後身邊已經是夏天,瑪修從轉移後的短暫不適中清醒,周圍的風盈滿水氣和鹹味,海鳥在頭頂盤旋和鳴叫,浪花滾動沙粒和冰涼。
 
阿爾托莉亞站在烈日下,金髮在海濱的風裡飄揚,她將不知道從哪裡借來的簡便鎧甲和未開光的劍遞給瑪修,接著宣佈她們可以繼續先前的戰鬥。
 
「明明只是瑪修單方面挨打。」人群中有人鼓譟,莫德雷德往那個方向瞪了一眼,但沒有找出是誰躲在裡面為戰局添亂。
 
「別這麼說,挨打可是做所有事的第一步呢。」平時總是顯得冰冷拘謹的阿爾托莉亞挑高眉毛,扠著腰出聲反駁,這聽起來像是個玩笑,於是有更多人起哄要瑪修認真應對,她也跟著笑,戰鬥所帶來的緊張和壓力好像因此而漸漸減輕了。
 
 
 
4.
從某個位在極寒地帶的特異點回迦勒底之後,立香沒想到迎接她的不是如往常一樣,搶著站在最前方,看起來很難平復激動心情的瑪修,取而代之的是不健康地翹著一條腿,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書的李奧納多。
 
管制室裡只剩下她一人留守,暖氣的送風聲在空蕩的室內大得驚人。立香撇了一眼那本直面著自己的小說封面,實在不能認同李奧納多在大庭廣眾之下讀疑似情色小說的選書品味。她趕忙挑起別的話題,問起瑪修的行蹤。
 
「渡假,你還記得之前那個荒島嗎?瑪修和其他好事的傢伙都在那裡。」李奧納多擺擺手,示意立香和原本隨行的從者回到筐體內。
 
「好事的傢伙是什麼意思?」她有些慌張,沒有任何行前說明就接受轉移的狀況通常不是什麼好兆頭。
 
「雞婆或善良過頭的普通人和天才吧。」李奧納多漫不經心地回答,設定好指令之後便重新栽回書中世界,輕倚在椅背上的樣子彷彿也在假期之中。
 
 
 
滿天的星星正在快速流動,風勢十分強,樹葉和雲都在旋轉。立香試著從柔軟的沙堆裡狼狽地爬起,抵達時她跌在沙上,難怪覺得世界顛倒。貝迪維爾跑過來幫忙,像是在拔菜一樣,僅靠單手就把立香拉出沙堆。
 
「往這裡,你們得小聲點,大家都在休息了。」穿著輕便的阿塔蘭塔提著夜燈站在屋簷下,她等立香和其他從者進屋後便關上門,並嚴密地鎖上。
 
「風暴要來了。」她頭頂上的耳朵輕輕抖動,彷彿能藉此感知大氣的變化。
 
起居室裡還有一些人待著,大多是年紀較長的從者,室內的溫度涼爽,有食物和茶的味道混在厚重的濕氣裡。立香先說了好餓,再來才是怎麼回事?發現瑪修不在這裡後又問了一次她的行蹤。
 
「她累了一整天,已經睡著了。」阿爾托莉亞回答,她坐在藤編的長椅上和吉爾伽美什用棋子撕殺。
 
「在樓上的房間。」吉爾伽美什指示的時候依然盯著棋盤。立香對西洋棋或是這類遊戲的原型一竅不通,但從表情看來,烏魯克的賢王似乎快輸掉了這局。
 
她慢吞吞地上樓,走廊上昏暗的小燈令她眼皮越來越重,聚在這裡的從者們似乎安排了什麼,但她猜不出來,不過隱約感覺得到不是壞事。
 
沿途的房間裡有著壓低音量的談話或是鼾聲,孩子從者的房間沒有關上門,強烈的氣流從裡面奔流向外。立香想起阿塔蘭塔的叮嚀,於是悄悄地替她們掩上窗戶,沒有吵醒任何一個人。
 
瑪修所在的房間在最後頭,門後安靜得像是沒有人生活,就像瑪修平時給人的印象,沈靜、溫柔,讓人放鬆和安心。
 
她睡著的時候總是蜷曲起手腳,在特異點中還會堅持要躺在立香的身旁,把盾放在隨身碰得到的地方。沒有了盾之後她習慣靠著牆睡,立香其實寧願她繼續保持這樣,收起盾牌和焦慮,像現在一樣安全地睡下,但她明白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瑪修的期望絕不是一事無成的等待和哀嘆自身的無能為力。
 
在立香爬上床的時候瑪修就醒了,她裝出嚴厲的口吻,要她回去躺好。兩個人並肩看著天花版的吊扇轉了好一陣子,立香才開口問她在這裡都做了什麼。
 
「阿爾托莉亞小姐說你累壞了。」她伸手在自己頭頂比劃著,解釋道是比較高的那位。
 
「嗯……但我想她也是,還有莫德雷德小姐。」
「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們在練習。」
「莫德雷德小姐說戰鬥是治療失眠最好的方法。」瑪修大略描述最近的日常,包括每天早起,在阿爾托莉亞的監督下和莫德雷德對打,下午則是體能訓練,內容有跑步和游泳。
 
「莫德雷德小姐總是不按牌理出牌,興致一來就丟掉劍改用拳頭打。」
「聽起來很有趣啊!」立香抱著肚子大笑。
 
「別糗我了,這很傷腦筋的……」瑪修展示自己手上的傷給她看。
 
「但你的口氣聽起來很快樂。」立香撐起上半身,打量瑪修曬黑的肩膀,在她的注視下瑪修很慢地點頭,承認和他們相處真的很愉快。
 
「我只是覺得治療失眠,根本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呀。」
「嘿,你就相信大家吧,而且很有效不是嗎?」
 
她露出狡猾的怪笑,明白了從者們的體貼,以治療為名的訓練和關心被溫柔地隱藏。立香看著瑪修又快闔上的眼皮,便催促她快點睡覺,沒有人再說話以後開始聽得見別的聲音,從者們細小的談話聲隔著牆,溫暖又模糊地傳來,再晚一點是呼嘯的風和喧鬧歡騰的雨,遠比在迦勒底的密閉空間裡吵鬧,她們卻睡得比在那裡更安穩。
 




end




 
//
後記
大家安安,雖然標示著這是學妹&Master(我承認自己是學妹夢女)的小本本,但其實是為了記念抽到的第一張五星白槍而發願的無料XD 也很私心讓幾個我手上有或沒有的從者出場刷存在感,真的很感謝他們的辛勞XD
 
特別感謝抽抽包廂的小夥伴們,在G+努力講爛話,聚集了許多業力換人品(?),謝謝包廂的主人溜大提供場地和讓我寄攤!!還有阿然大大與我一起當國中生、洛湘大大講中世紀yy小說哄睡、以及不管是腦洞還是文都好好看的話梅大!也謝謝帶走這本的你~





F/GO | comment(0) |


<<【UL】只有今天 | TOP | 【CWT46】F/GO瑪修&Master中心無料本「MAIN ACTRESS」>>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這傢伙

旗本

Author:旗本
假名藝名很多,通用性高的是旗本和樂觀先生。

喜好Brit-Pop,二次元和三次元。長大以後要當鋼彈。

。最新文章

。路線規劃

。最新留言

。交流應用

場次後匿名回覆區
通販表單

。訪客

。魯蛇社

Attack of the Losers!

。左轉出去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Plurk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