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2017/06/21 (Wed) 【F/GO】Demo


衍生:F/GO
角色:ランガウェ
備註:電愛ry 某個現代AU,沒有特別的背景設定 R級劇情未成年請注意
摘要:
「我沒有喝酒。」高文聽見自己的心跳鼓動,他把眼睛埋進手裡,他的血管中沒有酒精,皮膚卻很燙,好心的蘭斯洛特問他在什麼地方。










聽見高文橫跨了無數個時區而來的聲音時,蘭斯洛特先問他,你喝酒了嗎?高文把電話壓在耳朵上,往蘭斯洛特的床上倒,向他保證自己絕對清醒,但又設法讓語氣帶著醉鬼的不講理。

 
「聽著,你在忙也沒關係,用不了太多時間……我、好吧……我在酒吧待了整個晚上。」他說得很快,讓人沒有時間質疑細節。
 
「你醉了嗎?」蘭斯洛特又一次問他,從聲音裡聽不出時間和地點,和他正在做什麼。高文也沒有問,他播這通電話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被藉口拒絕。
 
「我沒有喝酒。」高文聽見自己的心跳鼓動,他把眼睛埋進手裡,他的血管中沒有酒精,皮膚卻很燙,好心的蘭斯洛特問他在什麼地方。
 
「在你家,因為酒吧裡沒有人想帶我回去,很想做愛,卻太晚才記起你不在這裡。」
 
「高文、」
「你不用顧慮我,做你自己的事也沒關係,但請不要掛斷電話。」
 
 


 
他拆開褲頭,把手伸進去,將陰莖圈在溫度微涼的掌心裡。蘭斯洛特在電話的另一頭用禮貌碾碎他的理智,只剩下可憐的原始性慾。
 
「你在我床上嗎?你想怎麼做都可以。」蘭斯洛特說。
 
他把電話放在枕頭堆上,用另一隻手將上衣拉起,露出奶白色的皮膚和淡粉色的乳頭,忍不住在心裡糾正對方,是蘭斯洛特想對高文做什麼都會被允許,無論是一個晚上操他兩次三次或是要他停下。
 
線路裡僅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蘭斯洛特什麼也沒說,讓高文燙著一張臉,沉默地做了一陣子,壓抑不了的呻吟脫口而出時,高文放棄再堅持下去,腳趾在蘭斯洛特的床單上留下抵抗的痕跡。他啞著嗓子喊他的名字,忘記了被拆穿也無所謂的聯絡藉口,只是專心地表演。
 
「……跟我說話、我想聽你的聲音。」他祈求。
 
蘭斯洛特久未開口的聲音乾澀和含糊,反問高文在想些什麼。
 
想像你的手在碰我,而我會吻你,從嘴到乳頭,直到你的呼吸變得沉重,躁動地挪開腿,讓我把你的老二放進嘴裡。他閉上眼睛,專心地想著蘭斯洛特的身體和氣息,用手和親吻碰觸他衣服底下的肌理,鼻尖貼著他的皮膚,嗅聞混著一些細微的、別人留下的殘餘。
 
「我會……把你的東西舔得夠硬,」他被自己加快的喘息中斷。
 
「蘭斯、蘭斯洛特、」
 
「嗯。」簡短的回應仍然撫慰著他的耳朵。
 
「然後坐在你的腿上……讓你慢慢地插進來。」他停下來,從一片混亂的腦中打撈出意識的原形,那些太過遙遠的妄念,看著真實在場的人會讓一切容易許多,他需要表情和肢體動作提示他做得是否正確。
 
「我想要你的手放在我的腰和乳頭上,想要你一邊操我一邊吻我。」
 
「拜託、蘭斯洛特……求你了。」一方沉默的通話還在持續,他哭喊著,等待對方的回應,無法再繼續編造那些荒唐的情節,掐著自己乳尖的手指比不上用溫熱粗糙的舌頭舔,被銳利的牙齒咬,粗暴的齒痕印在胸口,或是讓陰莖插入為對方準備好的柔軟體內,撐開窄小的穴口,而不是被自己的手將情緒帶往空虛。
 
「我還在聽。」
 
高文劇烈地喘,叫著對方的名字,蘭斯洛特不做出回應也會被原諒,這是他的獨戲。射出來的時候他閉上眼睛,有短暫的時間就只是混濁地重重喘著,流動的精液漸漸匯聚在腰間的凹處。蘭斯洛特隔著遙遠且安全的距離問他好點了嗎?就算他在高文面前也會選擇裝作看不見他的臉。
 
他搖頭,然後回答我很好,謝謝,還有抱歉。
 





end


//
卡不能亂抽,祭品文不能亂下,論高文到底欠我多少錢要被我這樣搞(良心發現



F/GO | comment(0) |


<<【F/GO】Retell | TOP | 【鐵血】Human Center_B Side>>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這傢伙

旗本

Author:旗本
假名藝名很多,通用性高的是旗本和樂觀先生。

喜好Brit-Pop,二次元和三次元。長大以後要當鋼彈。

。最新文章

。路線規劃

。最新留言

。交流應用

場次後匿名回覆區
通販表單

。訪客

。魯蛇社

Attack of the Losers!

。左轉出去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Plurk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