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2017/04/25 (Tue) 【鐵血】dd/mm/yy (人型-4)


衍生:鋼彈鐵血孤兒
角色:尤金、亞馬基
備註:ICE4新刊試閱之一,天保祐我寫得完其他篇……
摘要:尤金被眾人以促狹的語氣稱以副團長,正意氣風發地對著電腦檢閱鐵華團所屬財產流星號。



 

dd/mm/yy
 



父不詳,母不詳,出生年月日不詳。
 
他們的人生都可以被這句話概括。
 

 
1.
捏造新的身份是一項大工程,無數的表格和文件需要被改寫。地球的戶籍系統完善,孤兒以行政首長的姓氏為姓氏,不像火星,多半自由發揮創意,從地名到外形皆是取名的依據;每個人都有生日和配給的識別號碼,幾串數字便能保障基本人權。
 
地球有很多事都不像火星,這是過境時尤金沒有體會過的經驗。他們待乘塔賓斯的船逃往地球,現在的團聚有可能是最後一次,就算動用副團長的微薄能力,也爭取不到將團員留在同一處的機會。鐵華團毫無疑問地將在地球散佈,持有不同的名字和姓,甚至多了生日可以慶祝,連家庭都可以安排,未成年的團員仍有機會進入領養體系。
 
時間突然變得太多,在雅芝她們的船上沒有多餘的工作。尤金找了一間特別狹窄的倉庫當作辦公室,空間只足夠他抱著膝蓋在貨物之間飄浮,他掐著手指反推年月,數了十八年,符合大多數職業的需求。填進表格前他臨時決定再為自己加一歲,做為老去的證明。
 
新生的塔賓斯中有一個擅長占星的女孩,靈感枯竭的團員紛紛在餐廳排起諮詢的隊伍,她的技巧像是魔法,尤金以前從未聽聞。他抱著手臂湊在人群裡聽,少女神秘兮兮地對著面前的團員說,你說上周遭遇過火傷,上個月遇見不適合的對象,因此我推算你的出生年月落在十五年前的夏天,七月最後一週最有可能。
 
收整資料時尤金多留意了幾眼,很多人真的依照少女的建議選定生日。他將每個人的個人資訊複製了一份到自己的電腦,捏造的那份補充在原本的後面,以免需要聯絡時找不到可供辨識的痕跡。他比對著呆板的數字,有幾個日期特別熱門,立刻意識到是歐格死去的日子。第二受青睞的則是鐵華團成立那天,尤金還記得一周年紀念時,名瀨送來一幅畫,書法字體手寫著賀鐵華團建立一周年,旁邊的落款加上了創建日期。畫就掛在入口,每個人進出辦公室時都會看到,一遍又一遍,對時間再沒概念的人也會因此記得那年那月那日。
 
尤金為自己選的生日則是逃出地道那天,並非用以提醒屈辱,而是做為結束的紀念。他特意記下幾個熟人或在意的對象,但丁和查德選了同一天、亞馬基的生日則定在幾個月前,不用任何推算或回憶輔助,尤金記得那是西諾離開的日子。
 

 
2.
地球結實的土地和重力沒有讓尤金安心,脫離長期的太空旅行後,站立和行走時總是感到雙腳虛浮。他們和塔賓斯道別,尤金做為代表見了幾個地球上的熟人,然後陪著年紀小的團員到寄宿的地方,成年的夥伴則各自出發,匆忙的分離發生在巴士站、機場、火車站,有些人離開得倉促,留下的只有地址和祝福。沒有人注意他們,世界突然間對這群孤兒不再感興趣。
 
脫下印有鐵華團標誌的綠色外套後,每個人看起來都很陌生,疏遠而普通,無趣而安全。他們在清晨或深夜,悄悄融入人群之中,沒有帶著不安定的因素前行。
 
 

3.
過去多年的歲月,首先被濃縮成一份假造的經歷,供世界檢閱,被決定接納與否。職業仲介人調出尤金的履歷,親切的女性首先核對姓名,然後問了專長和興趣。
 
(鐵華團副團長,武裝運輸艦「漁火」的大副,持有MS和MW的合格駕駛執照。)
 
尤金對他的新名字匆忙點頭,短促地同意那些陌生的學經歷歸他所有,但是,不,不好意思,我沒有興趣和專長。
 
「沒有夢想或喜歡做的事也沒有關係,」女性微笑,似乎已經習慣面對一無所有的人生,「你決定休學和離家,不就是為了探索自我嗎?我覺得這已經比其他人,不願意改變生活的人,更有勇氣了呦。」
 
她按下幾個鍵,調出一些職缺展示在螢幕上,尤金緊縮著胃,莫名慌張地選了位在最荒涼偏僻地區的工作,逃跑一樣地離開承辦小姐的香水味和包括他的新名字在內的所有東西。
 

 
在地球的第一份工作和過去相比,更為規律和呆板。處理生鮮魚類的加工廠位在郊外,距離最近的公車站牌要花上一個小時的步行時間,道路兩旁偶爾有不怕人的野生動物在遠處窺視。與尤金一起工作的每個同事都面無表情,體態和口音不盡相同,但具體來說都是慣於安逸的類型。
 
加工廠的員工替換快速,人群裡只有尤金費盡心力掩飾對魚類的恐懼。夏天時他用地球的貨幣買了一件新的外套,天氣再熱也隨時穿著,用以遮掩背後的突起。有時尤金也會和其他人談起過去,交換各自的生活,那時就像在飾演另一個有他表皮的青年。
 
新的生活以最不能預期的方式展開,從前他會捏著鼻子把魚吞下去,只因為雅朵拉說營養均衡的飲食能讓腦筋變得更聰明一些。不過最後他並不知道自己的才智有沒有增長,遲來的領悟對於現況或改變命運沒有任何助益。
 
放下槍和MS的操作桿,斷去與船艦的連結,不再滯留於繁星之間,生活像是癱軟在碎冰上的死魚,有著腥臭的海洋氣息和瞪大的無神眼睛。下班後尤金從公車站走路回家,在租金便宜的房間裡為自己準備晚餐,想著他對人生並非充滿勇氣,有著夢想和信心,只是面對和處理眼前發生的每一件事。
 
 

4.
和過去有關的事物全被尤金鎖進抽屜,像是用舊的紅色領帶,只有幾發子彈的手槍,平板電腦的機型已經落伍,廉價得和他的存款一樣,電源也隨著使用頻率降低而耗盡,裡面只有登記著團員資料的文件有意義。接上電源線後螢幕遲緩地亮起,藉著網路訊息傳來支離破碎的隻言片語,剩下的團員散落至不同的區域,少數人輾轉到了殖民地。
 
他們不再握著武器,改拿起菜刀或筆,為生活絞盡腦汁,同時察覺生活還有別種面貌。過去的團員無論在農田裡摘下將熟的果子,或是在往返各洲大陸的貨船上為暈船所苦,誰都沒有再接觸任何能夠致人與死的兵器。戰場的回憶彷彿與他們的舊名一起留在火星,沿著星艦航行的軌跡一點一點地被拋棄。
 
偶爾尤金會反覆確認那份記載了每個團員去向的文件,僅是為了安心,他不敢聯絡任何一個人。但有些隱藏了名字和住所的訊息,偶爾會悄無聲息地投遞到他的信箱,揚起棄置的塵埃,推動時間向前。
 
幾天前寄出,沒有屬名的信件僅寫著:流星號在我這裡。
 
這封郵件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拐彎抹角地加密,每一台流星號都被漆上亮眼的顏色,鐵華團的每個成員也都知道這個名字。但機體仍然被以官方名稱登記,無論是獅電還是弗拉洛斯。
 
這份感情不用費心推敲,尤金翻找那份通訊錄,曾經屬於整備班的團員多半都進入機械相關的領域。亞馬基所屬的商會有個平淡的名字,他認出那是過去曾合作過的對象,主要的產品是適合地球環境的MW,也兼作回收商。
 
商會的地址在大陸的另外一側,開車過去只需要幾天,上一次降落地球時,亞馬基是尤金沒有親自道別的對象之一,這值得一個臨時的拜訪。
 
 

5.
大陸的氣候乾燥,午間的熱氣讓道路模糊,開著車窗前進反而舒適許多,流動的風讓人清醒。借車給尤金的同事笑著問他,終於打算出去走走了嗎?
 
工廠裡的同事在假日時總是逃難一樣地離開這個無聊的小鎮,只有尤金永遠守在原地。他對同事只說安排了旅行,謹慎地避免提到亞馬基。和他年紀差不多的青年輕浮地揮手,說你看起來心事很多,的確該去玩一玩。
 
尤金看著後照鏡裡的自己,那個長著一頭暗金色亂髮的人,與其說是滿肚子沉重心事,不如說看起來更像是什麼也沒在想,現在這種飄浮無依的生活不允許他去揣摩太遠以後的事。
 

 
那台借來的車有斑駁的外殼和咳嗽般的引擎聲,亞馬基側腰看向底盤,對尤金說他也許待會可以幫忙檢查一下,然後指引他把車開到工廠旁的巷子。
 
這個城市的規模比尤金待的還要大上許多,裝潢時髦的大樓群坐落在遠方。他在人行道上逗留,人潮順行或逆行地越過他的肩膀,午休時間讓街頭活躍許多。紮起頭髮,露出雙眼的亞馬基說話的方式和以前一樣,並不特別親切或疏離,只在認出尤金後亮起眼睛喊出他的名字。
 
午休時間的廠區特別空曠,亞馬基領著尤金進到工廠深處,這個地方像是充滿破銅爛鐵的廢墟,只有大型抽風扇的運轉聲。流星號──弗拉洛斯──端坐在角落,毫無預期地出現,粉紅色的裝甲佈滿彈孔和刻痕,尤金撇開視線不敢看被挪走的駕駛艙。
 
他原本以為會穿越大半個工廠,在零件廢料組成的迷宮裡繞行,才能見上流星號一面,沒有想到會這麼快與她相會,匆促地差點將她與其他破損的物料混為一談。亞馬基垂著雙手站在一旁,他們好像還在火星,尤金被眾人以促狹的語氣稱以副團長,正意氣風發地對著電腦檢閱鐵華團所屬財產流星號。
 
他仰望巨大的機體,暗自盼望能再一次將粉紅色的貴重塗料填補受損的表面。尤金還記得剛被挖出的弗拉洛斯只有慘淡的灰白色和藍色塗裝,是歲星的工匠和亞馬基的雙手打扮她,讓她重新光鮮亮麗地在火星的土地上奔跑。
 
「……弗拉洛斯、我是說流星號,接下來會怎麼樣?」
 
胸口深處彷彿在顫抖,不管是西諾還是歐格的離去,都沒有讓尤金有這樣的情緒。他只會面對眼前看得見的事,副團長的工作教會他任務有分輕重,緊急的必須先處理,其他的可以先放下,有時間再來討論和思考。流星號的事被生活碾壓,長期被擺在心裡一角,他從未思索過去,就連開車跨越整個大陸來見亞馬基時都避不去想。
 
「拆掉裝甲,清除使用記錄,骨架交還給末日號角。」流星號的前整備專員遠比尤金平靜,早已經接受了現實。亞馬基留下尤金和流星號,周遭好像有很多來自遠方的影子和聲音,他低下頭把解散後第一次哭出來的眼淚擦掉。
 

 
工廠不供三餐和住宿,他們坐在附近的公園裡,還買了難吃的三明治配咖啡。亞馬基詢問尤金的計劃,不是過去尤金向歐格探聽未來的語氣,只是單純地閒聊,他低下頭說自己也不知道。
 
「等事情過去之後,我打算把大家都找回來。」亞馬基捧著裝滿熱咖啡的紙杯,語氣平淡且堅定。
 
「然後開一間維修廠,靠著工廠的收入也許能保護大家。」
 
尤金知道亞馬基在等他的回應,出於習慣,他想應答得更從容和帥氣,結果只是吐出一些含糊的句子。
 
「副團長。」亞馬基輕聲說,並不介意對方窘迫的回覆,過去他從未這樣稱呼尤金。
 

 
他們沈默地收拾掉各自的午餐,搭配往事的味道實在難以下嚥。之後亞馬基要回工廠處理下午的工作,分開前他把住處的鑰匙交給尤金,並為他指路。
 
「尤金……還有一件事。」亞馬基的聲音細微,彷彿接下來的話連自己也不能肯定。尤金停下腳步,這時的亞馬基又變回火星上那個封閉內向的少年。
 
「流星號的駕駛艙,我問過經手的業者……他們說……裡面沒有駕駛員。」他的眼神不敢接觸尤金。
 
「所以,也許,有可能……」
 
尤金深吸了一口氣,見到流星號以後便緊絞的胃部隨著吐息慢慢放鬆。被巧手整裝過的弗拉洛斯比任何機體都要堅固,她曾被掩埋,再被打磨發亮和賦予新的名字。就像他們這群孤兒,受到重視和關懷之後變得更加堅毅,無人能敵。
 
「我會幫你,不管是誰我都會把他們找回來。」
 
尤金的手叉在腰上,模仿過去友人的自信,對著第一個找到他的家人鄭重宣布。他久違地擺出副團長的架子,其實有自覺這個姿勢很蠢,但亞馬基帶著眼淚的微笑,並不是在取笑自己,他說著副團長,這是尤金聽過最溫柔的一句話。
 
 




end
 

//
夭壽喔當初只打算速速爽一發尤金亞馬,結果寫了一大堆字XDDDD
而且想看一些色色的劇情也都沒寫到ㄚㄚ,怎麼每次都這樣!
 
故事後半奠基在有一次跟話梅大大聊到創業,最後的結論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馬基會創業但尤金不會(爆笑
很少想馬基的事,前期的他的價值判斷是西諾>>>>>鐵華團,看到劇末,有了尤金和他談,最後又和過去的同伴一起工作,現在的價值應該已經變成鐵華團>>>>一切了吧。
 
然後那個漁火大副是我掰的,官方真的很賤連官階都不告訴我們T_T

GUNDAM | comment(0) |


<<【ICE4】鋼彈鐵血末日號角中心新刊*無料「Human Center」 | TOP | 【鐵血】Untitled Copy Untitled>>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這傢伙

旗本

Author:旗本
假名藝名很多,通用性高的是旗本和樂觀先生。

喜好Brit-Pop,二次元和三次元。長大以後要當鋼彈。

。最新文章

。路線規劃

。最新留言

。交流應用

場次後匿名回覆區
通販表單

。訪客

。魯蛇社

Attack of the Losers!

。左轉出去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Plurk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