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2016/02/16 (Tue) 【鐵血】人形


衍生:鋼彈鐵血孤兒
角色:三日月、歐格、獵魔、蓋里歐、艾因
備註:CWT42場上發送的無料全文

 
通篇捏造,只等著被官方打臉
 
Summary:
火星的岩石從視野裡消失,三日月看見無數從未認識的星星,在光點之中還有著其他微小的東西,渺小而短暫,和機器相比之下,只要一瞬間便腐朽殆盡。



Not a Robot but a Human









身為兵器。

你就是我。



















  「少校!」艾因從遠方喊。


  「你有點規矩,沒事別大呼小叫。」蓋里歐一下機便提高聲音說,迎面而來的艾因眼裡有著戰鬥後的狂熱殘光,他聽命而暫時閉上嘴,等慣性力將自己送到長官面前又立刻開口,音量雖然降低不少但仍然掩飾不了興奮的情緒。


  「恭賀少校凱旋而歸!」他在低重力的環境下做出最標準的軍禮,慣性力又將他推得更前一點。被祝賀的蓋里歐停在「搜魔」旁,沒有露出一點開心的樣子,他不是善於隱藏情緒的人,艾因率直地看向長官,對方連抱怨的話都沒有說,將視線停在搜魔身上,因此他無法解讀出是否存在著異常。艾因像要尋求答案似地也望向搜魔,剛才經過一番苦戰,將敵方擊退的兵器,表板上未融化的宇宙碎冰在燈光照明下,沉靜地泛著珍珠色的光芒,讓淺紫底色的人形兵器看起來很像優雅的大理石像。


  「才不是什麼凱旋。」蓋里歐的音量不大,像是夜裡的呢喃,但艾因還是聽得見,「對方只是個外行人,艾因。」



  *



  僅管鐵華團已經像群老鼠一樣,潛匿到末日號角很難追蹤到的距離之外,三日月仍然拒絕從破損的「獵魔」上離開。整備人員們乾脆趁機補眠和吃飯,路過的尤金對著他自言自語了幾分鐘,最後因為不甘被藐視而轉向歐格告狀。後者只是擺著團長的架子,漫不經心地把漁火丟給尤金管控(要、要不是擔心三日月不然我才不要幫你開船咧!),他先去廚房和雅朵拉討食,不過大部份都進了自己胃裡,在這後才踏著散步似的步調往三日月那裡去。


  歐格仰望獵魔,機體上佈滿鑿刻似的損傷,彷彿是一尊風格粗獷的苦行武者像。他撫摸獵魔腳上一道比手臂寬的裂口,暖黃色的眼裡雖然寫滿無奈但更多是慶幸,彷彿看到家人一切安然。三日月從向外打開的駕駛艙喊他,歐格問他要不要吃點東西?對方擺擺手,歐格明白這是不需要的意思。


  他朝上方喊著,呦——你們好好照顧彼此啊。晚點見啦,三日。


  高處的那隻手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





  多謝,夥伴。

  在歐格離開後,腦裡有個沒有高低起伏的聲音這麼說,但奇妙地飽滿著情緒。三日月必須在專注和無意識的交界處,才能捕捉到一些可以成形的概念。他讓自己漂浮在那裡,試圖回到不久前在戰鬥中所體驗到的情境,像是過度勞動時,身體接管腦袋的空洞狀況,不同的是那時的腦中有像剛剛一樣的聲音。


  他耐心等待,儘管是擅於直覺行動的三日月也很難主動進入這種狀態,他閉上眼睛隔絕干擾。呼吸緩慢下來後,首先是船艦低迴不斷的引擎聲慢慢脹滿再消失,然後對人體的感知也漸漸萎縮,連接收歐格存在的那部分都屏除於意識之外。


  戰鬥、退敵、殺戮。
  我是……
  兵器。


  夥伴,我們是一樣的。


  三日月被電擊似地打顫,反射性地張開眼睛,身體微微出汗,他大口呼吸,被甩出深層介面的意識中斷感總是令人難受,他因此喪失了一小片記憶。


  他再一次集中和放空思緒,想像自己正在爬著火星粗糙的岩山。有一次他們為了訓練而走進山裡,碎石路上什麼也沒有,因此儘管雙腿在走路,卻不知不覺被睡意席捲。路十分窄小,沒有人在交談,只依靠潛意識帶領自己不跌下山崖,每個人都既專注又不專注,視線集中也發散,隔著靴子在地面滾動的小石子輕騷過腳底。三日月走在歐格後面,對方被汗浸濕的背影像要溶解進坡道裡,他的膚色像溫暖的土,在火星很少有人是這麼極端的顏色,大多數和自己一樣維持在色譜的中間。他們一直走著,然後有人告訴他,地球上有很多土壤膚色的人。


  是嗎……你怎麼知道?
  我來自地球。
  你是誰。
  ガンダムバルバトス。
  你想做什麼。
  戰鬥、退敵、殺戮。


  火星的岩石從視野裡消失,三日月看見無數從未認識的星星,在光點之中還有著其他微小的東西,渺小而短暫,和機器相比之下,只要一瞬間便腐朽殆盡。


  獵魔不能被注視到,他在獵魔裡面,但不是在被挖空的那個地方,而是結合在血管和電路之內,反應爐運作的聲音彷彿心跳。有一個渺小的東西蜷縮在駕駛艙,空中有血珠翻滾著結合或分開。他們都知道那個東西即將失去動力,部分的記憶資料開始不可逆地備份至獵魔的儲存區。


  那個東西傳來的訊號只有生存和思念,都是我不能理解的東西。於是我儲存,如果找到可以吻合的參數,再呼叫並執行。但要是沒有相對應的參數,便進入編寫過的迴圈,從資料的第一項重新開始比對搜尋。


  演算時間耗費三百年,重新啟動並執行後得到解。我想生存,因為有著對某人某事的思念,為了此一目的我必須戰鬥。




  我們有相同的渴望。





  星星像退去的水般迅速從意識裡流失,思緒末端,常年繫在歐格身上的感知第一個回到腦海,餘下的聲音和人的存在也漸漸湧入。三日月張開眼睛,他第一次進入到這麼深的介面內,中斷連結後卻沒有感到任何衝擊,心情比往常還要平靜。


  他從獵魔躍下,戰敗後的疲勞和焦躁已經消失,他現在只想看到每一個家人的臉孔,有一股來自意識深處的急迫意念趨使著他。





  *





  「……外行人?」艾因不自覺地重複蓋里歐的話,被後者英勇擊退的鋼彈駕駛,操作技術怎麼看都不像是不熟悉相關技能的人。


  「他只是空有阿賴耶識、一點都不瞭解鋼彈骨架,也從沒想過擁有三百年歷史的機器裡能有多少情報,會輸給我完全合理。但下次……」蓋里歐抿著嘴不願再多說,他的自尊和身為長官的地位不允許他悲觀,但眉頭深鎖的樣子還是令他看起來十分不甘願。


  艾因沒有聽聞有誰膽敢對這次的交戰成果說三道四,似乎唯有出征的少校本人對戰況相當不滿。僅因為搜魔鋼彈並未完好地全身而退,苦戰後的裝甲損壞處不比對方少,不過最重要的駕駛員則受機體庇護似的毫髮無傷。


  「鮑德溫少校!」艾因大起膽子接話,看著眼前安然無恙卻憂鬱的長官,他覺得自己必須說點什麼。


  「您……下一次、任何時候,必定會凱旋歸來,下官認為您一定辦得到。」話說出口的同時,他感到臉和耳朵全在發燙,手指也沒出息地輕微顫抖,自己就像個笨蛋一樣說著毫無道理的垃圾。


  蓋里歐看向他,艾因原本以為會被責罵,對方卻露出笑容,似乎很高興。


  「那當然。」蓋里歐挺起胸膛。






  End.







後記
  大家好~很高興有機會寫這種腦補爆炸的人機故事,封面上的英文小字請容我向安朱鳥和圖靈致敬。當初看到三日月和獵魔可以連線時一向熱愛跨種族多元成家的我心裡一陣謎之澎湃。雖然骨架鋼彈們到出刊前都還是謎團重重,但我一直忍不住想,三百年的骨董,還可以跟人類連線,是很有趣的設定。不過劇中一直沒有太多關於連接時的狀況和鋼彈情報的描述,只好腦補與腦補。私設獵魔無故(?)流落火星,內含的情報量應該相當驚人,只是現階段的三日月大大還沒有辦法處理,因此寫了這個與鋼彈互相理解的故事。
  而另一段的蓋里歐與艾因,則是對照組(笑 蓋里歐和家傳寶搜魔鋼彈應該很熟了,私認為他對搜魔抱有不少敬畏與感情。寫他們其實讓我相當擔心,畢竟蓋里歐看起來真的命不長QQ 真的很喜歡他們這對個性差異很大的長官與下屬組合XD (當然我也很喜歡歐格&尤金這樣那樣ry)最後感謝您拿取這份無料,歡迎每週一起來叫叫對劇情的幹意(咦

  旗本20160131




後記的後記ry
獵魔的思考方式我用了程式語言的邏輯,但當初沒學好所以應該很難看出來XDDD



GUNDAM | comment(2) |


<<【鐵血】人形-2 | TOP | 【00】12345>>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嗚啊啊啊旗本大大嗚嗚嗚嗚啊啊啊啊(雞皮疙瘩)
那時候看到三日月可以感知獵魔那段整個人都快爆炸…19集的獵魔還回應了三日月嗚嗚喔喔喔嗚TTTTT
還記得17集但丁想幫三日月運獵魔所以連了阿賴耶識,我好在意,好在意三日月能不能感覺得到有別的人試著連接過他的夥伴嗚咿咿咿──
蓋里歐渾身便當味,但是越來越惹人愛,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QQ
一直不知為何很喜歡這個人機組合(?)但從來想不出他們偷偷說了什麼,謝謝旗本圓我一個夢(倒地大哭)

2016/02/17 20:26 | 阿然 [ 編輯 ]


 

謝謝阿然的留言>Q<
19集的獵魔眼睛閃那一下超弄死我QQQ 巴巴都懂的他懂三日月QQQQQ
我覺得巴巴大概是很狂野的叫三日月你只會戰鬥所以就繼續戰鬥吧戰鬥很有趣吧!! 所以三明大大才會如此享受戰鬥和暴打蓋里歐的快樂(閉嘴
但丁是家人,所以我想三明大大不會介意被他碰過吧XD

吼我也喜歡人機&超喜歡阿然畫的獵魔擬人!!

2016/02/21 17:38 | 旗本 [ 編輯 ]


| TOP |

。這傢伙

旗本

Author:旗本
假名藝名很多,通用性高的是旗本和樂觀先生。

喜好Brit-Pop,二次元和三次元。長大以後要當鋼彈。

。最新文章

。路線規劃

。最新留言

。交流應用

場次後匿名回覆區
通販表單

。訪客

。魯蛇社

Attack of the Losers!

。左轉出去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Plurk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